野舟信步

日常粘锅、更新全靠心血来潮的咸鱼一条x
爱季汉爱西楚
爱漫威爱hp
没文化试图装文艺

新年小段子第一弹《男神的另一面》
试一下这种类型
ooc预警

又是新的一年啦
2019 有做汉室组小段子的打算~
丢个封面玩,小段子更新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咕咕咕咕咕)
2019,加油!٩( 'ω' )و

【邦良】来使(历史向踩脚梗/吃醋梗)

§踩脚梗+吃醋梗+邦哥发酒疯

§使者痴汉一枚(默默代入自己的痴汉视角←_←)

§主邦良,陈平老酱油

§纯放飞


——————————————


使者突然有些后悔接下了这个任务。他忐忑的攥着信件,目光不自觉的往汉王身边那个月白色的身影飘忽,却时不时感受到从汉王身上传来的压迫感。


使者早些年听说汉王遇一军师。他曾于博浪沙刺杀秦王,而后又得到黄石公真传。自张良为刘邦出谋划策以来,汉军节节胜利。鸿门宴上,只身一人应对项王和范增,护得刘邦全身而退;一招“明修栈道”,和韩信“暗渡陈仓”形成呼应之势,帮助汉王一举平定三秦。


再加上一些传说故事的渲染,听着张良的种种事迹,使者默默的把他和自己心目中的男神画了等号。


所以在韩信平定齐国自立为齐王,要派遣一个人给汉王送信的时候,使者看了看那些躲着相国的同僚们,自告奋勇的接下了任务:“我愿意去!”


外界也流传着不少关于汉王的传闻。除了赤帝子的传说,还听闻这位大人为人不拘小节,粗俗豪放,待人傲慢无礼,带着一股市井无赖的痞气。凡是他看不上的人,他连一个正眼都懒得给。他平常最讨厌儒生,与人交谈时会突然破口大骂。第一次见面就能受到他礼遇的人寥寥无几,而张良就是其中一个。


但使者一直对这些说法不以为然,还时常与人争辩:“要是汉王真的像你说的那么无礼,韩相国怎么会追随他呢?”他停下来想了想,继续补充,“张良你听说过吧?他都愿意选择汉王,你我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资各去说汉王是个‘流氓’?”


说着他还搬出“男神”语录:“沛公殆天授。”然后毅然决然的登上了去荥阳的马车。





后来使者如愿以偿的见到了男神。张良一身月白色长衫立在刘邦一侧,发冠高挽,儒雅之致。他对面还有一个高大俊朗、一身青衣的男子,想必就是陈平了。使者盯着这两个人,一时挪不开眼。当使者脑海里鬼使神差的冒出了“郎才女貌”这个词的时候,他差点被自己吓了一跳。


使者突然感觉到身边的气压突然降低,他抬起头,却发现他要面见的那位大人正箕踞而坐,玄色的长袍随意的拢着,腰带松松垮垮的搭在腰间,发冠歪在头上,连个正眼都不愿意给他,似乎刚刚那阵压迫感是错觉的时候,使者觉得自己的脸被打得啪啪响。


原来传言是真的。使者悲愤的想。


如果他有幸穿越到隋唐认识了韦鼎,一定会对着男神长叹韦鼎那句“卿本佳人,奈何从贼”;如果他再有幸来到两千年之后,他一定会加入一个叫FFF团的组织,致力于拆散汉王和他男神的西皮。可惜他现在只是一个从齐地来的使者。


但使者并没有胆量把这些说出来。他开始忐忑不安,最后还是一咬牙递上了齐王的信。


果不其然,汉王看完了信之后大怒不已:“这个韩信!”


使者吓得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


“老子被项羽围困在这里,他居然还想自立为王!”


使者缩成一团,只敢低着头看着汉王伸在外面的两只脚,却惊恐的看到看到两只来自不同人的脚突然一下伸出来,一左一右的踩在刘邦双脚上,让汉王马上要骂出口的话被硬生生吞了回去。


他战战兢兢的微微抬头,却瞥见月白长衫男子正俯在汉王耳边,朱唇微启,堪堪擦过汉王的耳垂,快速的说着什么。他似乎是察觉到了使者的目光,还微微侧过头来,对他轻轻一笑。使者只觉得脸上发烧,赶紧把头低了下来。


下一秒他就听到汉王的似乎带有余怒的声音:“起来吧。”他犹豫的起身,却看见刘邦笑着骂道:“韩相国有攻城野战之大功,却只有个做假齐王的志向,确实该骂,要做就做真王,何必要做代理的呢?”







使者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就稀里糊涂的坐到了宴席上。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使者把这一切归功到了男神身上。汉王对男神一向言听计从,这次多亏男神帮自己说话。想着,他看向张良的表情多了几分感激。


陈平摇晃着酒杯,眯着眼偷偷打量着这位使者。这个人从一来到这里开始就盯着子房看个不停。他又瞟了瞟上座了那位,果然正一脸阴沉的盯着使者,紧紧的捏着自己面前的杯子,似乎要把它捏碎。而当事人张良似乎浑然不觉。陈平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一口喝干了杯盏中的酒。


使者喝得醉醺醺的。两位军师开始向他套话,只是不管怎么问,使者都只是一遍一遍重复齐王对汉王忠心耿耿,最后一下子趴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


陈平笑道:“这个使者虽然愣了点,却是个忠心的主。”


刘邦不屑:“韩信就派这么个愣头青来,也不怕他掉了脑袋。”


话音未落,使者突然抬起头来,睁开氤氲的双眼,对着刘邦来了一句:“您的两位军师,真是一对璧人啊。”说完又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张良:“……”

陈平:“……”

刘邦:“把他架下去!”

随从七手八脚的把使者扶下去。陈平察觉到气氛不对,也借口不胜酒力溜了。诺大的庭室里,只剩刘邦和张良二人。







刘邦也灌了不少酒。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想要往张良那边走,却一下子跌坐了回去。张良赶紧走上前去扶着他坐起来。


借着酒意,刘邦一把紧紧搂住张良,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嗅着张良身上淡淡的酒香,吐出浑浊的酒气,语气中竟然带了点委屈:“他说你和陈平才是一对。”


张良看着醉眼朦胧的刘邦,突然被他的样子逗得有些想笑:“那只是使者喝醉后的无心之言而已,汉王不要放在心上。”


刘邦突然放开张良,站起来把桌子猛地一拍,扫下去几个杯盏:“他们说老子是流氓,我就要让他们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王者。”


张良忍不住捂嘴偷笑:“汉王这个样子,倒真的像是流氓。”


刘邦听到这句话,突然像卸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子坐到地上:“连子房也这么觉得。明明我才是主公,却总有人说我配不上你。什么贵族和草莽,有那么重要吗?那些出身世家大族,满嘴酸腐仁义的人,我看不上也不屑和他们交谈。但是你不一样。子房,谁都可以看不起我,但你不行。”然后就坐在一边不说话了。


张良极少看到刘邦醉酒失态的样子,见刘邦说起了胡话,本想逗逗他,结果没想到他的君主,竟然真的一脸受伤的样子坐在角落不理他。张良忍住笑意,又走上前正准备说几句,又听见刘邦说:“论打仗,我不如韩信和项羽,论谋略,我不如你和陈平,安抚百姓,我比不上萧何,要不是你们这些人,我或许根本走不到今天。今天要不是你和陈平那一脚,或许我就又失掉了一员大将,多了一位敌人...”


刘邦为人粗犷放旷,关于他的流言,他多少也听到了一些,只是每一次都表现得毫不在意,但确实心里有些芥蒂。这次借着酒意,竟一股脑的向张良倾诉了出来。但这些话,他绝对不会在第二个人面前说第二次。


张良伸出手扶着刘邦,给他顺着气,轻轻贴在他耳边:“前人言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世人所见,大都是表象,一个小小的使者,又怎么会懂得王之道呢?知人善用,没有人比您做得更好了。能君临天下的,一定会是您。”


“是这样吗?”刘邦醉得站不起来。


“您不是说最相信我吗?”张良轻轻补充了一句,“我不会选错主公。”


那天他醉得快忘记了自己是谁,但这段对话印刻在了他脑海里。当他终于登上万人之巅,面对一起打天下的群臣,看着台下那个他熟悉的身影,他说出了那段载入史册的话: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张良;镇守国家,安抚百姓,不断供给军粮,吾不如萧何;率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三位皆人杰,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者也。”


醉酒的君主回抱着他的军师,一声声唤着张良的表字:“子房,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和你共享这天下。”


张良应着:“我相信你能做到。”


压在他身上的人突然不动了,粗重的呼吸夹杂着酒气喷在张良的颈窝。张良有些哭笑不得,君主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张良把他扶到榻上,替他理了理衣服,看着刘邦的睡颜,叹了口气:“我所期待的,从来就不是什么功名和天下啊。”然后招来随从服侍刘邦睡下,自己也默默退下,回了府。


酒醒之后,刘邦又变回了那个率性而为的汉王,仿佛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第二天一早,他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令派张良去授予韩信“齐王信”的印信,即刻出发。


临走之前,陈平来送张良。他凑到张良跟前,对张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你知道汉王为什么这么急着把你派出去吗?”


张良无奈的看着开玩笑的友人,随口应到:“为了早日稳定军心。”


陈平翻了个白眼:“你是不好意思说出来吧。那小使者的话 汉王表面上不在意,心里膈应着呢。他这不正赶着把‘郎才女貌’的我们分开?这汉王的醋意啊,是越来越浓了。”他还特意学着使者醉酒的语气。


“不过嘛,子房你放心,过不了几天,他就会因为太想你了写信召你回去的。”陈平大笑着拍了拍张良的肩。看着张良微微泛红的耳垂,陈平想,这个家伙也只有在说到汉王时会露出这种表情了。


知道友人爱开玩笑,张良也就随了他去,反过来打趣了他几句,就踏上了征程。


只是果然如陈平所料,张良到齐地没几日,从荥阳来的书信就也到了。他打开信件,目光停留在两个字上——速归。

【嬴白嬴】放逐之人

*星际paro,背景沿用《光年之外》(云亮)《蜉蝣》(邦良),嬴政被放逐设定

 *意识流向,可能有后续吧(咕咕咕)

 

白发的少年回头看了一眼依旧金碧辉煌的宫殿。当皇室被流放、新的制度即将建立的判决下达时,他就已经不属于这里了。

 

曾经这些人跪在他脚下,向他表达他们的敬仰和畏惧,而现在他依旧站在高台之上,听到的却是咒骂和对判决的欢呼。他只是冷冷的睥睨着这一切,最后优雅的从指挥官手里接下判决书,举手投足之间,仍不失皇室做派。

 

联邦为他准备好的飞船就在前面。联邦警卫官围成一圈,护送着嬴政走下高台,挡住疯狂向前涌的人群。

 

“暴君!”“你终于受到惩罚了!”“多少人死在你的苛政下,这是报应!”人群嘶吼的声音此起彼伏。嬴政只是冷冷的听着,仿佛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都被废了还摆什么架子?”一个警卫官不屑的冷哼。下一秒他突然觉得脊背一凉,回过头去,却正好对上一双阴戾的双眼——一个全身覆盖着铁甲、几乎看不出本来面貌的将军正死死盯着他。警卫官被盯得头皮发麻。心虚的别开头去,却突然听见骨头捏碎的声音伴随着一声惨叫,赶紧回过头来,发现那位将军正牢牢掐着一个人。那个人的手臂以一种诡异是姿态被扭曲着,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掉在他面前的,是一把电磁小刀。

 

“你怎么能对平民出手?你会被审判的!”反应过来的警卫官冲向前去。

 

“他想要刺杀王。”将军阴沉的开口。

 

“你以为你们还是高高在上的皇室,我告诉你们,你们现在什么都不是了!”警卫官啐了一口唾沫,抬脚就要踹前面的嬴政。还没踹上,下一秒他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喉咙被铁甲死死扼住。他隐隐看见同伴们似乎拔出枪对准了将军:“放开他,否则后果自负!”

 

将军不为所动,似乎是要把面前的人脖子捏断。警卫官双腿乱蹬着,惨叫已经不成调子。

 

“放了他,白起。”一直沉默的王开了口,“不要因为这种人脏了你的手。”

 

将军闻言,把手上的人丢到一边。那个警卫官已经晕了过去,他的同伴赶紧上前去查看他的情况。围观的人们惊呼着,然后开始大骂白起。

 

“你已经为我做得够多了。你不需要跟着我。”嬴政对周围的一切熟视无睹,转向白起,淡淡的说。

 

白起行了一个礼:“我承诺过,会永远在您身边保护您。”

 

骚乱的人群引起了联邦高层的注意,他们很快增派人手,平息了人群的骚动,并且在了解原委之后“大度”的表示不追究白起责任。

 

飞船的舷窗外,星球逐渐变成了一个点。

 

“守护我?就凭你?那次刺杀事件,你受了那么重的伤,你拿什么来守护我?”嬴政对着白起轻蔑的一笑“你我现在,如同丧家之犬。”

 

“赌上我的一切。”将军攥紧了拳头。

 

“那么,等着吧,我会创造一个空前绝后的大帝国。你会是唯一的见证者。”

 

少年的话在将军的耳朵里不啻于一道惊雷。他回过头去,只看见少年自信的笑着,向他伸出了手。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时间在这一刻静止。少年身后闪动的行星仿佛失去了颜色,似乎他才是宇宙的中心。

 

“我会永远追随您。”上一次少年对他伸出手,还是他被张良意外重伤的时候吧...

 

飞船之外,是广袤的宇宙。

 

 

 

【曹刘】(考据向)老夫老妻的相爱相杀史

cp滤镜开到最大Σ(TωT)-


曹老板的后宫,是出了名的庞大,自从曹刘大手辛幼安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后又一对cp横空出世。翻开《先主传》,满页都是“曹公”。如果说曹操和荀彧、刘备和诸葛亮之间是理解和托付,那么曹刘之间,或许就是惺惺相惜吧。英雄惜英雄,但又为着各自的理想和抱负兵戈相向。他们有过合作,也有过厮杀。不是彼此陪伴的细水长流般的感情,而是似两团火焰般一次次激烈的碰撞,爱恨纠葛一生。

 

毛宗岗评《三国演义》第十九回:“操心中步步欲害玄德,而外面却处处保护玄德;乃玄德心中亦步步堤防曹操,而外面亦处处逢迎曹操。两雄相遇,两智相对,使读书者惊心悦目。”


曹老板:“玄德虐我千百遍,我待玄德如初恋。”

刘皇叔:“你有你的抱负,我有我的追求。”


虽有 @重楼百尺卧玄德 大大珠玉在前,自己还是忍不住整理了一篇


 

下面开始罗嗦!水平有限,难免有所疏漏,引用的史料只保留和cp有关的部分,有错误的话还请大家指出~

 

两人初遇是在灵帝末年,弃官而去的刘备遇到了大他六岁的典军校尉曹操,一眼万年,而后一起讨伐董卓,不敌,被董卓所破。


灵帝末年,备尝在京师,后与曹公俱还沛国,募召合众会灵帝崩,天下大乱,备亦起军从讨董卓。英雄记

 

而后刘备投奔了公孙瓒。曹操占据兖州,征讨徐州,和袁绍一起,站在了刘备的对立面。刘备被曹操击败,但死守城池,领徐州。

 

袁绍攻公孙瓚,先主与田楷东屯齐。曹公征徐州,徐州牧陶谦遣使告急於田楷,楷与先主俱救之。先主传

 

不过对立并没有持续多久。后来皇叔和袁术交战,曹老板表奏皇叔为镇东将军,封宜城亭侯,正式开始了追妻之路。



术来攻先主,先主拒之於盱眙、淮阴。曹公表先主为镇东将军,封宜城亭侯,是岁建安元年也先主传

 

看到下面这一段描述的时候实名心疼刘备的妻儿,一直在被抢来抢去。

 

布虏先主妻子,先主转军海西


布遣高顺攻之,曹公遣夏侯惇往,不能救,为顺所败,复虏先主妻子送布。曹公自出东征,助先主围布於下邳,生禽布。先主复得妻子,从曹公还许。先主传

吕布复为袁术使高顺攻刘备,公遣夏侯惇救之,不利。备为顺所败。九月,公东征布。武帝纪


这两段描述就超级甜了,本来是派遣夏侯惇去救刘备的妻儿,夏侯惇出师不利,然后曹老板就亲自出马了!曹老板表示:“我老婆的人当然也要我来救。”霸气出军,为刘备夺回妻儿,顺便生擒了吕布。

 

下面开始了许县的甜蜜日常:


表先主为左将军,礼之愈重,出则同舆,坐则同席。先主传

 

刘备当时落难,而且如果只是从前文来看的话,简直是被吕布打爆,曹老板直接把他从镇东提拔到左将军,可以说是很赏识了。

 

出同车,坐同席,就更不用说了,《风俗通》中说:凡兄弟相爱,尚同舆而出,同床而寝。然后三国中其他这么做的几对的有,钟会和姜维,还有刘关张。和和美美的小日子~

 

 然而甜蜜中也有阴谋的影子


先主未出时,献帝舅车骑将军董承辞受帝衣带中密诏,当诛曹公。先主未发。先主传

 


 

是时曹公从容谓先主曰:“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数也。”先主方食,失匕箸。先主传

 

这句话也是三国演义中“煮酒论英雄”的来源。天下英雄只有你我二人,只有你才是我的对手。(一票躺枪的人已经哭晕,秀恩爱为什么还要踩上我们两脚)

 

在刘备最落魄的时候,曹操也依旧认为他是英雄。


在许县,都有记载显示他们身边分别有人劝自己杀掉对方。面对这件事的态度,二人也是出奇的一致。


蜀记曰:初,刘备在许,与曹公共猎。猎中,众散,羽劝备杀公,备不从。

刘备失徐州,来归太祖。昱说太祖杀备,太祖不听。程昱

一个“不从”,一个“不听”。


曹/刘:老夫老妻了,吵吵架,偶尔家暴一下就好了,取他性命这种事还是还是不能做的。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政治上的考量,两人的理由都是不愿因杀对方失掉人心。


曹操有心招揽刘备,刘备却也有着自己的抱负,一个志在成为万人之上,一个不愿屈居人下。他们注定分道扬镳。

 

于是他们再度决裂,站在了彼此的对立面。

 

 

五年,曹公东征先主,先主败绩。曹公尽收其众,虏先主妻子,并禽关羽以归。先主传

魏书曰:备归绍,绍父子倾心敬重。

看到这里,再次心疼一波皇叔的妻儿。

五年春正月,董承等谋泄,皆伏诛。公将自东征备,诸将皆曰:“与公争天下者,袁绍也。今绍方来而弃之东,绍乘人后,若何?”公曰:“夫刘备,人杰也,今不击,必为后患。袁绍虽有大志,而见事迟,必不动也。”武帝纪】

献帝春秋曰:备谓岱等曰:“使汝百人来,其无如我何;曹公自来,未可知耳!”


打仗归打仗,时时不忘再吹一波对方。特别是皇叔这句,甚至有点小得意:“曹操亲自来说不定还可以打败我,就你们,省省吧。”


曹公以江陵有军实,恐先主据之,乃释辎重,轻军到襄阳。闻先主已过,曹公将精骑五千急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馀里,及於当阳之长坂。先主弃妻子,与诸葛亮、张飞、赵云等数十骑走,曹公大获其人众辎重。先主传

长达几年的相杀之后,曹操终于下定决心不念旧情,大败刘备。

 

然后皇叔把这个仇在赤壁讨了回来。

先主与吴军水陆并进,追到南郡,时又疾疫,北军多死,曹公引归。先主传

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於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武帝纪】


不过曹老板最后还是安全撤离。


然后在这里,我看到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

山阳公载记曰:军既得出,公大喜,诸将问之,公曰:“刘备,吾俦也。但得计少晚;向使早放火,吾徒无类矣。”

翻译一下,就是:刘备是一个和我级别差不多的人物,只是他得出计策有些迟缓,如果他早一点在华容道放火的话,我们这些人就全完蛋了。

“俦”字的本义是伴侣,也有同辈的意思2333

 

其实我看到这些有一种感觉,就是不管皇叔成功还是失误,曹老板都是用一种赏识的语气说出来。

 

终于来到了最后的决战——汉中之战


曹公自长安举众南征。先主遥策之曰:“曹公虽来,无能为也,我必有汉川矣。”及曹公至,先主敛众拒险,终不交锋,积月不拔,亡者日多。夏,曹公果引军还,先主遂有汉中。先主传

刘备上表:惟独曹操,久未枭除,侵擅国权,恣心极乱

 

彻底不念旧情。

 

建安二十四年五月,刘备取汉中,曹操撤军回到长安。

第二年,曹操病故于洛阳,时年六十六。

 

 

魏书曰:备闻曹公薨,遣掾韩冉奉书吊,并致赙赠之礼。文帝恶其因丧求好,敕荆州刺史斩冉,绝使命。

 

得知曹老板死讯,皇叔派人吊唁,信使却被曹丕斩首。

 

三年之后,皇叔病终。


对峙了半辈子的人,终于可以放下一切,在另一个地方共同煮酒话英雄了。
   



附上:知乎大v笔下的曹刘

墙头越来越多

重看三国演义突然萌上曹刘了...连知乎上那些直男大佬都忍不住感慨的真•相爱相杀

动三里的皇叔和曹老板更是CP感满满,煮酒论英雄那里简直太有爱了

翻了下发现史向也很有爱啊,出则同车,食则同席,有决裂也有合作

立一个flag,有时间把两人的史向糖整理一下

老夫老妻嗑起来太好吃了(≧∇≦)/

——黑色的梦魇吞噬掉最后一丝灵魂碎片,留下那朵染血的赤色小花。

————
手残永不言败
看到一张花纹海报忍不住P了个《赤色》司马懿人设图
原文点这里
参考海报在p2,原海报程序对手残本惨太过复杂,我选择原地死亡(╥ω╥`)

【“史君”三国人物论】

表示:佛不了啦!改表情包代吐槽

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入圈...

每次看一点《三国志》总忍不住去搜一堆相关的帖子、视频看,然后比起学到东西,看到更多的却是撕x(╥﹏╥)东西没学到,神言论看了一堆,读书卡收了一堆。

史君,我们说的真的是一个人吗?????


(“白帝城托孤”的“托”字打错了2333已改掉)

风云已动,何以言吟,故楚魂聚,长挥诛秦。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手残党也想为亲儿子发电

av33411907链接在评论区

【脑洞写作大赛】山泉水

“尝尝看,这是特别加工过、最具特色的山泉水。”

他递给我一个精美的杯子。

“我知道很多人喜欢用这种杯子喝茶,但它本来是装山泉水的。”

他特意补上了一句:“茶不是山泉水。”

“谢谢,煮茶的人告诉过我了。我喜欢茶,是因为它用山泉水煮成,也有着自己的韵味。”

我接过杯子,看着杯子里不断冒出的气泡,还是尝了一口,然后一下子呛了出来:“可这是汽水。”

他突然抬起头斜眼看着我,满眼鄙夷。

“你以前尝的山泉水都是人为装进去的,你怎么就知道这不是真正的山泉水?”

*总有那么一句话轻描淡写的否定掉那个时代所有历史研究者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