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舟信步

日常粘锅的咸鱼
不定时放飞自我x
佛系更新,欢迎吐槽( ̄ε(# ̄)

透明文手小秘密

戳心窝窝~
表白一波鼓励我的天使们(´▽`)ノ♪

燕余: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懿亮】赤色(赤花症梗)

*ooc产物,司马懿视角,王者向

 

*赤花症:赤花症,就是说会有种子埋在脑袋里面,到了最后会占据寄生者全身而死,寄生者眼睛里会开出一朵花。解除方法:被心爱的人所怨恨。个人加了一点私设。

 

 

 

 

 

今晚的最后一个猎物。

 

 

司马懿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匍匐在血泊中的女人。不同于以往猎物惊恐的样子,她的神情倒像是得到了解脱。

 

 

在黑色的镰刀刺入她胸膛的那一刻,女人突然发出了一声轻笑,抬起眼睛看向司马懿。

 

 

——她的右眼里,一朵赤色的花盛开着,如鲜血般绚丽。黑色的镰刀在她胸口堪堪停住。

 

 

殷红的血顺着镰刀滴下来,在地上蜿蜒。“看到了吗?这朵赤色的花。你碰过我,而这花种已经进入你脑中。总有一天,你也会像我这样死去。”藤蔓涌出,将女人最后的肉体吞噬殆尽,留下的,是那一朵妖艳的赤色花朵。

 

 

司马懿抽出镰刀,看着一地的藤蔓和那朵分外显眼的赤色花朵,冷笑了两声:“这个世界上,能够杀死我的,早就不存在了。”

 

 

 ——————

 

“赤花症。”白发苍苍的医者得出结论。“发病的原因——爱之入骨却又爱而不得。”

 

 

“种子进入脑中,便会生根发芽,爱意越深,发芽速度越快,疼痛也就越发强烈。到了最后会占据寄生者全身而死,寄生者眼睛里会开出一朵花,然后他的身体也会被藤蔓吞噬。”

 

 

“我要破解的办法。”司马懿把玩着手中的镰刀。

 

 

“种子一旦进入脑中,便无法取出。化解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所爱之人的怨恨。”

 

 

“可惜呀,”医者捋了捋自己的胡须,“情深之至,怎会怨恨;恨之入骨,又何谈情爱。镜易破,难重圆。会有多少人选择让自己的伴侣恨自己呢?”

 

 

医者还沉浸在遗憾和惋惜里,黑色的阴影早已张开爪牙,将他笼罩。医者的眼睛微微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贯穿自己胸口巨大的镰刀,倒了下来。

 

 

“谢谢。你对我的价值就到这里了。”司马懿勾起唇角,“还有,我不会爱上任何人。而且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司马懿得不到的东西。”

 

 

“你会死。”老者倒在血泊里,用最后的声音吐出几个字。

 

 ——————

 

“...曹氏一族的江山,将会被司马氏终结。”

 

司马懿的父亲,因为这个预言,被君主秘密处死。

 

 

当天书残卷里的画面逐渐清晰,那个站在武都君主面前,作出预言的孩子的脸逐渐清晰。

 

 

“哈哈哈,”司马懿捂住右眼,仰天长笑“我早该想到了,这世界上,能解读天书的,又有几个人呢?”

 

 

——是诸葛亮。

 

 

那个在稷下学院,第一个对他伸出手的人。那个让他第一次知道黑暗可退却、明亮可常驻的人。

 

 

恨意涌出,融入刺骨的疼痛。黑色的蔓纹顺着手臂蜿蜒出诡异的形状。右眼的瞳孔中,赤色的花若隐若现。

 

 

“你不是爱着这个世界吗?你不是热爱着这宣扬知识至高无上的文明吗?”

 

 

“那我就毁了你珍视的一切。”

 

 

“恨我吧。”

 

 

—————— 

 

“我不愿意相信世间偏见。我甚至可以不相信天书。我相信过你,可你做了什么?”东风祭坛上,蓝发的青年质问着他。

 

 

风像冰刀一样刮在脸上。司马懿黑色的袍子在风中抖动着。

 

 

“你恨我吗?”司马懿抬头对上那抹湛蓝。

 

 

“怎么可能不恨。”诸葛亮发出一声嗤笑。

 

 

“是吗。”司马懿轻轻的说。“你在说谎。”

 

 

右眼的疼痛感从未减轻过。见到了诸葛亮之后更加强烈。血液中,有什么在叫嚣着,要冲破阻碍钻出来。

 

 

“那么,你爱我吗?”

 

 

诸葛亮还未作出反应,突然一道汹涌而来的潮水撕破空间的屏障,扑向司马懿。

 

身体先大脑一步作出了反应——诸葛亮挡在司马懿面前,用时空穿梭击退了阻拦的力量。

 

 

他迎来的,却是一声轻笑。

 

 

“你以为你救得了我吗?”司马懿用手捂住自己的右眼,鲜血从指缝中流出。

 

 

“你——”

 

 

无数的黑色藤蔓从司马懿身上蔓延出来。他一步一步的逼近诸葛亮,“看着我,记住我最后的样子。”

 

 

浅蓝的光还未打出,疯狂的藤蔓早已缠上躯体,试图吞噬一切。血液顺着藤蔓的缝隙流下。全身的力量早已压制不住右眼的剧痛,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拼命汲取着生命力,想要破土而出。

 

 

意识即将散尽的那一刻,他恍惚看见那个湛蓝的身影,正在努力将缠绕他的藤蔓割开。

 

 

他无声的笑了。

 

 

你不恨我,不是吗?

 

 

不管你爱不爱我,但你现在永远忘不掉我了。

 

 

刻骨铭心。

 

 

黑色的梦魇吞噬掉最后一丝灵魂碎片,留下那朵染血的赤色小花。

——end

*可能会有后续吧

喜欢少羽,也喜欢历史上的项羽

听到《江山背后》的时候觉得歌词特别符合少羽!!

然后心痒痒试剪视频,新手一枚,一分多钟的视频剪得“心力交瘁”

试图剪出少羽的帅气然而并不成功o(╯□╰)o

有微量羽兰镜头,还是打个羽兰tag吧

(高糊的画质,我能拿什么拯救你?)

【请戳这里】置顶

—这里野舟,一个并不文艺却一直在试图假装文艺的透明文手,时不时放飞自我,偶尔智商下线。

—佛系更新,开学之后更新可能更少了,请谅解~

—读的书少,文笔不好,欢迎吐槽;新手上路,车未入库,驾照没到手,无证不开车

—主吃:邦良/all亮/曹荀/郭荀,杂食,同时在游戏向和史向边缘试探,不定时入新坑

—拆CP可忍,逆CP孰不可忍!二人无差的话可以接受。并非是对家不好,只因为本人不吃。

—本命诸葛亮/荀彧/曹操/张良/项羽

—自从入了三国和楚汉坑之后就佛不起来了 🔫

—钢铁心 ( ̄ε(# ̄)☆╰╮o( ̄▽ ̄///)
如果有什么不妥请直接吐槽吧

★出于个人原因不吃一切军师联盟/虎啸龙吟相关

开学前彻底放飞自我的第三弹
司马懿与女装的二三事
起因是看到了毛宗岗的批注...
当时的感觉是:哦哦寡妇啊,等等,寡...妇????exm???
(ooc有,高能有)

第一弹:历史/王者上的懿亮
第二弹:司马家族的诸葛粉们

——————————
以下为原句:

1.亮数挑战,帝不出,因遗帝巾帼妇人之饰。帝怒,表请决战,天子不许,乃遣骨鲠臣卫尉辛毗杖节为军师以制之。
——《晋书•宣帝纪》

2.司马懿受了巾帼女衣,看了书札,并不嗔怒,只问丞相寝食及事之烦简,绝不提起军旅之事。
——《三国演义》

3.却不想受了他巾帼女衣,是竟为孔明之妇矣!若咒死了他,则是真正寡妇也
——毛宗岗批注《三国演义》

————————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现在看的《三国演义》,基本上都是毛宗岗修改过的...

(难怪小时候看三国时觉得有种浓浓的CP感,要是他不逆我CP就更好了2333)

跑路了跑路了

分享一首关于令君的歌๛ก(ー̀ωー́ก)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相传荀彧喜爱熏香,到别人家中拜访后,他坐过的地方香气三日不绝。

“彧清秀通雅,有王佐之风”陈寿这样评价他。

他为曹操规划战略无数,最终因反对曹操进曹公、一心向汉,而遭到疏远,忧虑去世。

如冰之清,如玉之絜,法而不威,和而不亵。曹植在他的诔文中写到。

或忠信而死节兮,或訑谩而不疑。他因忠信而死。秉忠贞之志,守谦退之节,他做到了。

是谁踏过千年岁月,温润了时光?

这首歌中的五次回文很有意思。

文案中选采用了令君“饮鸩”而死的说法,
可能是由“空食盒”引申而来。比起这种说法,个人在情感上更愿意相信令君是“以忧薨”。


第二弹:司马家族那些诸葛粉(吹)们

(水镜先生乱入)

感慨一句司马炎真是铁杆亮粉啊,(不知道他爷爷知道了作何感想)

第一弹:王者懿亮 and 历史懿亮

第三弹:司马懿与女装的二三事

【邦良】地府录(中)

*上篇的flag果然倒了,说好的欢脱成了这样

*又是私设如山、放飞自我

*主邦良,微曹荀、璋基,感谢阮籍友情出演

————————————————

孟婆没想到,自那天以后,刘邦真的时不时来帮她分发孟婆汤。

 

刚开始还有些过意不去,还推脱一下,毕竟这并不是什么有意思的活儿,那位又曾是九五至尊。可后来看到那位赤帝子大人自得其乐的样子,索性就由着他来了。

 

“多谢您的帮助,只是您话是不是太多了?”孟婆无奈的看着刘邦又拉着一个看起来是当朝大官的人东扯西拉,终于忍不住开口。

 

把一碗孟婆汤塞给那个人,刘邦笑嘻嘻的开口:“这可是他人生中最后的几句话了,我陪他讲讲,不会耽误他转世的时间的。”

 

“那您注意着,别出什么乱子就行了。”孟婆扶额,不过想想刘邦的行为也并没有多大影响,也就没放在心上。后来几天都是风平浪静,孟婆索性把这个差事直接丢给了刘邦,自己逍遥快活去了。

 

刚开始时,刘邦喜欢问别人对他的印象,遇到对他大加称赞的,他会笑眯眯的多和那个人聊两句,遇到对他颇有微词的,他还会与那人争辩一番。

 

直到有一个像醉鬼一样的人突然站出来,指着他的鼻子说:“当时真是没有英雄,让你这个无能的小儿侥幸成名!”周围正在看热闹偷笑的小鬼一下子都被吓愣了,纷纷把自己裹成球缩到角落里,讪讪的看着刘邦。

 

刘邦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定定的看着那个人,那个人也毫不退缩的瞪着刘邦。小鬼们瑟瑟发抖等着风暴到来的时候,突然惊恐的看见刘邦笑着走上前拍着那人的肩膀。

 

“说话要讲究真凭实据啊兄弟,我当年也是有不少英雄事迹的。”刘邦脸不红心不跳的开始讲他年轻时的功绩,小鬼们也慢慢放松身体,恢复原形,又围拢在刘邦身边。

 

说完他的“丰功伟绩”,忽略那人的白眼,刘邦还特意凑上去:“你不会不知道张良吧?就是你们口中那个算无遗策的千古谋圣,他的眼光,你们不会不相信吧?”

 

“我可是他选中的人。他的眼光永远不会错。”

 

还不等那人反驳,刘邦直接把孟婆汤灌到了他的嘴里。

 

小鬼们又缩到一边,瞪大的眼睛里映出刘邦脸上止不住的笑意。赤帝子大人这是在自我炫耀?这好像想起一座金矿似的笑脸太可怕了吧。

 

 

4.

 

不论曾经是叱咤风云,还是默默无闻,这些人最后的终点,都是他们脚下的那一条开满彼岸花的往生路。其实和他们交谈久了,刘邦越发越觉得自己心静如水。朝代更迭,刘邦慢慢也放下了自己的一些的执念。对于过去自己的行为,自己心中也有了评判,只是已经做了,他也就不后悔了。

 

有时候碰到自己不成器的子孙后代,刘邦还会敲他们一脑袋,碰到有才能的后代,又摆足了老祖宗架子夸他们几句。遇上他朝皇帝,还要侃上两句做皇帝的经验和感想。

 

 

孟婆甚至隐隐佩服起这位心大的帝王来。对于他的行为,阎王也是一句“无伤大雅”,由着他来,而小鬼们更是黏上了刘邦,津津有味的看着他调侃各路人士。

 

但是有一次,刘邦却动了真格。他损了一顿曹操后,把一碗撒满了胡椒粉的孟婆汤递给了他。

 

所幸被孟婆发现拦了下来,赶紧打掉他手上的汤又换了一碗。

 

“赤帝子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刘邦不应,只是阴沉着脸。孟婆被他看得冷汗直冒,还是勉强说道:“您下次绝不能有这种行为了。孟婆汤中添加另外的东西虽不会影响转世,但会对下一世记忆有所损害。”

 

“嗯。”刘邦答应了一声。

 

然而这样的事情却发生了第二次。面对朱元璋时,孟婆又拦下了一碗撒满胡椒粉的孟婆汤。

 

“您这又是在干什么?!上次我以为您是单纯的玩心大发,这一次,您必须要给我一个解释。”孟婆忍不住喝到。

 

刘邦沉默了一会,开口:“你记得荀令君和刘基吗?”

 

“这两个人是您想谋害的人的手下的一顶一的谋士”孟婆愤愤的说,“这就是您做这种事情的理由?为他们鸣不平?”

 

这两个人,一人为主公谋划天下,最终却因为心中的道和主公背道而驰被渐渐疏远,最终忧愤而死;一人随皇帝南征北战,受了半生信任,也受了半生猜忌,最终为奸人所害。

 

“这是他们的选择,您为什么要插手?”

 

“如果是我,不会对子房这样。”刘邦沉着脸说。

 

“这和张良先生有什么关系?”孟婆被这样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糊涂了。

 

她突然想起曾经窥见过的,曹操初见荀彧的感叹:“你就是我的子房啊。”又想起曾经看到意气风发的皇帝向其他人称赞着刘基:“这就是我的张良。”突然明白那位大人的执念,却又有些难以理解...

 

“二位大人也有他们的苦衷。”孟婆大着胆子说。

 

“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我也不会这样对张良。”

 

“或许大人在那样的情况,所做会与那二位大人无异。”

 

“不会的。”刘邦斩钉截铁的说。

 

“谁知道呢?”孟婆小声说。

 

“对呀,永远没有机会验证了。”刘邦的声音小了下去。

——tbc
 

王者上的懿亮——历史上的懿亮

看到王者官方发糖内牛满面
所以我萌的万年冷坑终于有糖了吗?
心血来潮做图,主观色彩较浓致歉

王者上的懿亮情深义重
然而真正历史上的画风却...
配合这个食用风味更佳哦


第二弹:司马家族的诸葛粉们

第三弹:司马懿与女装的二三事

【邦良】地府录(上)

*地府梗,私设较多

*(上)试图走深zhuang沉bi路线,(下)预期走欢脱路线(立个flag,没实现就删掉这句)

*最后一句链接了个之前的邦良史向段子文

——————————————————

 

1.

汉十二年,高祖崩于长乐宫。

 

 

大殿之上,阎王闭目高坐,忽闻龙鸣声呼啸而来,久久不去。奈何桥头,一人踏过栈石,缓缓走来。

 

 

孟婆颔首:“来人可是赤帝子刘邦?”

 

 

当年赤帝游于大泽,曾偶然临幸一女子,得子刘邦,授予神识。如今赤帝子身殁,神识受损,虽魂魄能来到地府,却一时半会无法进入轮回。阎王于是将他安排在偏殿,安养魂魄,以便早日进入轮回。

 

 

 

 

地下一日,人间百年。刘邦再次醒来时,早已时过境迁,故人不再。

 

 

刘邦前世虽为帝王,却也性情豁达放旷,此时脱去了帝王的身份,也不摆架子,爱攀谈,时不时和周围的小鬼开下玩笑。小鬼们渐渐和这位传说中的赤帝子亲近起来。孟婆也时不时来拜访刘邦,一来二去,两人也成为了朋友。

 

 

酆都小鬼那里,刘邦了解到,在他死后,樊哙被杀、戚夫人受尽折磨,惠帝即位、而后吕后专权,诸吕之乱爆发,朝野上下一片乱象,不由得连声叹息,半晌不语。

 

 

小鬼讷讷道:“大人不必如此消沉。大人亲人故友,都已进入轮回;而现在正是大人的重孙当政,继续推行大人的政策,时国力强盛、天下晏然,这是承蒙大人的福分啊。”

 

 

刘邦不言,瞥见小鬼还怯生生的站在那里,突然想起刘盈在自己面前也总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忍不住走过去揉了揉小鬼的头发,把那小鬼吓了一跳。

 

 

刘盈似乎总是很害怕自己,有时看着他的样子刘邦都会忍不住自我检讨到底是哪里没做好把他吓成这样,有时候趁着四下无人放下帝王架子逗逗他,想拉拉他的小手,却老是把那个孩子吓得哇哇大哭。当他手足无措的时候,那个人一出现,总是温声细语,将大闹的小太子哄好。而小太子,每次在他的少傅面前,都是一副天真活泼的模样。

 

 

对了,那个人,又有多久没见到了呢?

 

 

2.

 

忘川河畔,奈何桥边,刘邦倚靠在一旁的石柱上,懒散的看着孟婆给前来的一个个魂魄分发孟婆汤。

 

 

将行之人,面色各异。有人面怀忧愤,有人愁容满面,有人脸上隐约可见泪痕。饮过孟婆汤后,却都变成了一片漠然,好似无欲无求,又踏进轮回路。

 

 

孟婆正忙着给鬼魂递孟婆汤,突然边上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这些人的神情,都是他们在死之前的心境吗?”

 

 

孟婆答道:“是的,魂魄神情,都由各人心念而来。”

 

 

刘邦又看着几个鬼魂饮下孟婆汤,沉默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发问:“张良到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孟婆正要回答,旁边一小鬼却忽然表现似的接过话头:“我知道!我见过这位大人!当时在队伍之中,我看见一人鹤发童颜,神情自若,飘然有仙人之姿,忍不住上前攀谈,这才得知先生就是当时的留侯大人张良。

 

 

“当时我看先生面带笑意,在一干鬼魂中显得尤为突出,忍不住对先生发问:‘您这一生,难道没遇到过让您遗憾的事吗?’

 

 

“当时那位大人对我淡淡一笑:‘幸得一明君,不负家与国。子房这一生,有此足矣。’说完便饮下孟婆汤,踏上轮回路。”

 

 

孟婆插嘴:“人们好生而恶死,又或多或少抱有憾事,所以大多愁容满面,而那位大人却始终面含笑意。在提到他的那位君主时,面色笑意更浓,可见他辅佐的这位帝王,一定很信任他吧。”

 

 

说着偷瞟了一眼刘邦,却看见刘邦转过脸去,后脑对着她。

 

 

过了许久,刘邦闷闷的发声:“以后有时间的话,我来帮你分发孟婆汤吧。”

 

 

孟婆听出了他声音中的颤抖:“赤帝子大人的帮忙,求之不得。只是...灵魂轮回之后便会重塑,您再见到的,也不是他了。”

 

 

“我知道。那么就这么说定了,告辞了。”刘邦转过身来,看也不看孟婆,扭头就走。孟婆白了他一眼,却看见他眼中似乎有晶莹闪动。不过她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赤帝子看似平易近人,实则生性冷漠,又怎会轻易为其他人掉泪?

 

 

刘邦大步向前走去,任凭孟婆在他身后百般猜想。

 

 

他想起自己临终之际,张良握住他的手的时候,也说过一样的话:

 

 

“幸得一明君,不负家与国。子房这一生,有此足矣。”